歡迎每位光臨的秘密客

同志是我們共同的身分,信仰是個人的追求,情慾是還割捨不掉的迷戀,成長是分享的目標。追求神、追求成長、追求真正的自由。-你若喜歡,歡迎分享--

首頁照片

首頁照片

星期五, 9月 15, 2006

教會怎麼教不會...Churchs in Taiwan are not like those in US

今天看了Prince Vincent的網誌,覺得他真的很用心在寫部落格,而也很多腦袋動的很活的網友們由於他的網誌激起很多討論及回饋,﹝不像這裡一點人煙都沒有,來回音都沒有,喔依喔依喔...屋郎低ㄟ摸...﹞,雖然P.V強調他的文章都是盡可能客觀及貼近事實,不過還是可以讀出他對某些議題的立場,有時候也是會跟自己的想法牴觸,不過我想這就是人的思想可貴的地方。

對於他對美國教會的厭惡,我實在也無能為力。我隱約可以感覺他是個無可知論者,相信有股奇妙的力量,卻不像個信徒般的虔敬的相信。他的文章所帶出美國教會反同志的嘴臉實在是令人厭惡,教會不該是如此的腐敗及官僚,完全沒有辦法為耶穌做好見證、世上的光及鹽,但初代信徒所組織出來的教會的確是符合聖經教導的,兩三人一同禱告神就與他們同在。

看完他所寫的文章,我並不想在他的網誌中回應,因為他覺得教會把同志妖魔化,我也有點感覺他把教會妖魔化,他所看到的文章來源我仔細看了,也發現就像是不同支持對象的報系,對於不同政黨也都會有不同處理的偏頗。像是小布希這種在上位者,沒有被全國人民數落嘻笑,怎麼能顯出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像台灣現在也上演同樣的戲碼,什麼倒扁挺扁,不知道要如何反應。

沒有錯,教會的做法是教導要服從權炳、聽從在上位者。對於自主、強調民主自由的人,或許會不以為然,甚至會感到迂腐。但是我相信教會中一定會有不同顏色黨派的支持者,但我們在較會中傾向不談政治,我們談神的國、禱告,任何會導致血氣、紛爭、分裂的話題,我們都被教導要以和緩、為其禱告的方式解決,絕對不是向P.V文章中那種較會成了廟口樁腳的無知。但這些話對於身處DC現場的他,一定無法體會。我也感謝神,在我待過的教會中,都是這樣理性教導的,或許我不能確定全台灣的教會都是跟我處的教會一樣,畢竟我沒有待過每一間教會。但還是感謝畢竟在台灣,我沒有看到教會腐敗像部分美國教會一樣。

人們要學著服從權柄並不容易,現在的人連尊師重道、父慈子孝都做不到了,還管你什麼總統上帝?對吧!自己最大,不是嗎? 我只能說 , 唉...



PS:我發現一件奇妙的事,雖然我每次看完P.V.的文章都會有點不太完全認同的感想,不過上帝似乎讓我每次在他網誌的留言都很故意的,不讓我留下任何激辯或口水的痕跡。之前打了一大篇回應,卻沒辦法存檔發佈。這次本來以想調侃的方式回應,就沒有留下自己的資料,所以自己就成了一個無名的人,如果他沒法認出我的背景,那我的留言就顯得非常的善意,毫無原本有心機的動機。我想神不想讓我用護教的心態留言而讓他造成反感,這樣或許會搞亂祂的安排吧,讓神自己去吸引他吧!

5 則留言:

@ 提到...

Dear Jeff,

謝謝你來我的站留言

事實上我也對教會並不抱有好感,不管是國內國外都ㄧ樣
不過我認為那是組織性上的問題,其實只要有組織就會有層次上的權力不平衡跟鬥爭,或平行組織上的競爭等
同樣的佛教並不比其他宗教高明到哪去

希望你不會覺得offensive,不過我並不覺得vincent會受到"神"的吸引
另一方面這一點倒是我才對基督教反感的地方,而非同志不同志的問題,我個人是並不認同基督教的一神論的
某個程度說起來我有我的科學思想的一面,認為當初各地創造出來的神祉很可能都是外星人,但另一方面我也同樣地有相當迷信的一面,會去拜拜會進教堂祈禱會去算命會玩塔羅牌甚至以前也玩過類似碟仙牌仙等東西(不過是比較'安全'的那種),所以要說我相信鬼神,其實我是寧可信其有,但絕並不認為世界上只有唯一的真神
也所以從基督到可蘭經的基本教義都已經與我的'信仰'不符了

我過去去過教會一段時間,也參與主日學讀聖經故事跟大家分享有的沒的心得,但最後仍然沒有受洗,也同時我去過的教會甚至多到超過五個以上,最後沒有一個留得住我

我覺得我個人的原則是心存善念我不做什麼壞事,我只要我心靈上有依靠活的健康快樂就好,心靈上的依靠可以來自朋友,也可以來自在生命中出現比較重大的疑難雜症時,在台灣路過行天宮就進去拜關公,在歐洲就進去教堂禱告,沒有誰是唯一,沒有誰比另一個神更偉大
甚至我合理的懷疑基督的上帝就是可蘭經裡面的阿拉,或就是中國道教的玉皇大帝,名字不同,對我來說沒有特別意義,也沒有差別

留了一長篇,不知道你會不會反而覺得我比vincent更大逆不道∼(hopefully not!)也同時好像是off the topic
我想很多政治或宗教上的經驗其實都純屬個人想法跟個人經歷,更多說穿了,就是一個緣吧
只可惜Vincent遇上教會的事情,不管是遠的近的,是報章網路看來的或是自己親身碰上的young,都是極為負面的,所以只能說遺憾而已
同時事實上沒記錯他的男友本身是教徒的,也會去做禮拜,所以另一方面也只是可惜他所謂的做到中立,並沒有真的如記者報導來個平衡報導,或在不同篇介紹美國對同志友善的教會,我想我會這樣子地來看.

一點小意見(或想法),跟你分享

安傑的秘密日記 J's Closet 提到...

謝謝你的回應,並不會覺得大逆不道,這樣太誇張。我覺得人是可以去懷疑上帝的,懷疑並不太表沒有信心,反而不懷疑,才會不鳥上帝的存在。
我以前也排命牌、算塔羅牌,當然也拜拜囉,不過這些俇熱都已經過去。其實目前的我,也在信仰上處在一個尷尬的階段,因為我不太想去做禮拜,一部分的原因是工作太累想偷懶,一部分是我覺得我不是一個很敬虔的基督徒。但我不會否認我愛耶穌的經歷及信心,另外我也完全臣服於福音的真諦。只是行為上我的確很軟弱。我也有時會想過個完全同志的生活,但仍在櫃子裡的我,並不想讓信仰給別人挫敗的感覺。當然我也不是老是會在談話中,夾雜感謝主、哈壘路亞的基督徒,但我卻還是會為任何值得感恩的事情來感謝主。

基督教的教義或許不是每個信徒都能解讀正確,但我相信上帝的道是讓人們生活過的更好,或許並不是所謂一昧教條式的禁止。就像是有越來越多的人,不是教徒,仍然會避免婚前性行為的觀念,並不是所謂道德還是教育的影響,而是看到了太多血淋淋的例子,而學乖了。或許信徒在看待聖經的時候,就要學著看到上帝的智慧,而不是歷史文化背景下的案例宣導。就如我深信的,耶穌在世的時候,是跟當時社會中被看不起的妓女、稅吏、痲瘋病人在一起的,所以我相信耶穌是關愛同志的,並不是所謂某些教會的傳達的仇恨福音。

我還是很喜歡看Vincent的網志,因為他真的很有才華,文筆也很好,整個網誌質感非常好。另外你的PCHOME新聞台也很讚,之前閱讀你的性教育文章,也是覺得很有收穫,剛剛也又發現你的Blog,也很賞心悅目。很羨慕你們待過國外一陣子的人,希望哪天我也可以在國外住個幾年!

最後,很高興你的回應,因為你是少數有回應的人。

Vincent D. 提到...

安傑:

其實我的個性是見不公不義,就會挺身而出的那種人,所以今天是因為我自己是Gay,因此義憤填膺,被教會打了就反彈。如果今天我是基督徒,我搞不好是在那邊舉「God Hates Fags」的那個人呢,哈哈!

我將教會妖魔化嗎?想不到會給人家這種觀感。不過我並沒有將「基督」妖魔化,不是嗎?所以我跟你一樣,也僅是針對人為的腐敗,提出批判罷了。而且提出的都是事實,也僅是摘取大眾媒體的新聞。我想「時代雜誌」跟「華盛頓郵報」等並沒有採取與教會針鋒相對的立場,僅是根據事實報導罷了。甚至有的來源,引根本的是教會組織,自己的公開言論,不是嗎?

不過對於你提到台灣的教會沒有像美國這麼樣,這當然是好事,不過我們也看到了,從今年教會大團結,向台北市政府抗議同志運動,並且發出譴責,甚至「罪惡之城」這種宣言,台灣教會,是不是越來越像美國教會了?

這真的是會叫人擔憂的呀!台灣同志的未來,是不是將來要跟美國一樣呢?尤其台灣的新興民主政治是那麼脆弱,政治人物更是容易受到選票的壓力與刺激,做出叫人悔恨的舉動。

對同志友善的教會自然是有,但正如台灣的同光教會,是被視為異端的,是被跟「摩門教」一樣被教會主流擺在一邊的。要說可惜嗎?也可能是因為他們並沒有辦法真正說服主流教會,另一面也同時無法說服同志族群,自己不是在自欺欺人。這在美國的同志電視影集也有探討,我之後會寫出來。

我並沒有要引起教宗說的「聖戰」,我想頂多是「保衛戰」吧;我想,保護自己,應該沒有錯吧?!嗯﹖

我還是相信,如果一個信仰導致的,是內心的矛盾衝突與不安寧,這樣去信不是反而在給已經夠複雜的人生,增添更多的麻煩?古人說「盡信書不如無書」,開個玩笑的說,「盡信主,真的不如無主呀」!

最後要告訴你,我的男友不但是教徒,他是牧師的兒子。前男友也是教徒,他母親是教堂執事。但他們兩人現在都不再上教堂了。他們對於教會最親身與切身的體驗,導致如今這樣決定,或許可以給你做參考。

Ken 提到...

Dear Jeffery:

我是從Vincent的網站上連結到你的網站的,真的很高興有機會拜訪你的網站。

我想對很多人來說,同志和基督教應該是水火不容的兩個世界,就如Vincent所說的,如果一個信仰導致的是內心的矛盾衝突,那這種宗教,就不值得去信。

可是反之毅然,對我來說,信仰是很私人的事,而且基督教信仰從來沒有攪亂我的人生,反而讓我有更清楚的人生目標。

我相信每個人有信仰的自由,不管信或是不信,其實都是自己的決定,跟別人沒有關係。我也不需要去反對別人,或是拉攏別人來加強我的信仰。另外,單單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其實同志教會在美國也是蠻普遍的,就算一般非同志的教會,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是舉著牌子說"神恨同志"。我覺得,這個世界,對同志已經是越來越友善的,基督教的世界也是如此,只是很多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更改的,很多事情不是互相仇恨可以解決的。我相信如果我們有信心,世界就可以越來越美好。

很高興有機會拜訪你的網站,我覺得你也是一個非常用心的作者,你的其他文章也很精采,我會慢慢看完的。

再一次謝謝你,也祈禱上帝會讓這個世界越來越美好。

Ken

安傑的秘密日記 J's Closet 提到...

Ken:
很高興聽到你的聲音,我很高興能聽到另一個同志基督徒在信仰及性向上有很好平衡的見證。目前的我也是如此的去執行,今天我已經跟我的小組長很坦承的說明我的難處及掙扎,他們還是很支持我的把我當作一家人,並且真誠的支持我在信仰上的堅定。

我已經很明白堅定的告訴他們,我不會放棄同志及基督徒的任何一個身分,我覺得在他們的接納下,我可以不用再刻意隱藏自己在教會中服事!我覺得我很幸福,有個相信耶穌愛每一個不完全的人心意的支持小組。

耶穌愛同志的這份意念,將是我深深的要去體驗並實踐出來的信仰,我不想大力鼓吹信仰,我只想從日常生活中的見證,讓大家看見上帝的愛,我想這是我現階段在信仰上的追求目標。

多回來回應,我會很高興去分享彼此的生命。